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周末回乡路
周末回乡路

周末回乡路

一到礼拜六好多在城里读书或者工作的人就会趁着休息回家,公交车既难等又特别挤,永强和月仙足足等了四十分钟好容易才等到一辆开往槐树村方向的公交。上是上去了,可那滋味让人宁愿走路,车上连转个身子都难,车门处还是有人拼命地往上拱着,司机一看边喊边关强制关上了车门:「满了满了,别挤了,等下一趟吧!」

  车子终于上了路,满车的人都长出了一口气。永强和月仙被挤在正中间,两人面对面地贴在一起,彼此的脸上都能感觉到对方吐出的热气,月仙羞涩地想躲开一点,可是车上每一寸都是脚,别说躲了,就是想挪一下肩膀都很困难。拥挤的车厢充满了难闻的汗闻和狐臭味,月仙厌恶地用手捂住了嘴。

  车子在不是很平整的柏油路上晃晃悠悠地开了五分钟后,月仙觉得自己屁股被一个有点硬的东西紧紧地贴着,时不时地还往前顶一下。她回头一看,身后是一个四十多岁看起来很斯文的男人,那男人戴着一副黑边眼镜,眼睛看着右边,看起来好像根本没注意月仙似的。

  月仙想对方应该是无意的,可能是车厢太挤了,便没理他,只是努力地往前挪了一点点以便躲开他的身体。可是那讨厌的硬东西却如影随形地又贴了上来,还增加了往前拱的频率。月仙感到后面的东西越来越硬还尽往自己屁股中间拱,她实在是忍无可忍,再加上永强又在边上,便壮着胆子冲着后面骂道:「流氓,不要脸!」

  瞬时,车厢内的目光都盯在了眼镜中年男人身上,那男人可能是上海知青在这落户的,他羞红了脸回道:「小姑娘不好乱讲的哦,车厢这么挤,我也什么办法的啦,我又不是故意的!」

  月仙气愤地说道:「车子再挤你也不用这样一拱一拱的吧,这不是故意的是什么?不要脸!」

  这么一说,车里的人都明白了,绝对是故意耍流氓,现在这种人很多,趁着车上挤尽往年轻女孩身边靠,然后把鸡巴贴在女孩的屁股缝中间拱!大家都七嘴八舌地骂道:

  「这么大年纪了,真不要脸!」

  「那女孩才多大,真是个畜生!」

  「看起来倒斯斯文文的,真是斯文败类……」

  永强一听火冒三丈:「操你妈,敢欺负我妹!」说着健壮的胳膊如闪电般在男人脸上捅了一拳,登时男人的脸上便开了花。这是车里不好动手,不然他非把那男人打死不可。

  猥琐男掏出手绢边抹着血,边嘴硬地说:「不好动手的啦,太野蛮啦,真是乡下人!我又不是故意的喽!」

  虽然惩治了流氓,但月仙还是感到太丑了,她毕竟是一个没谈过恋爱的女孩子,长这么大连嘴都没亲过,现在却在众目睽睽下被一个像父亲那样大的男人用那丑东西在自己屁股上摩擦。她越想越羞,眼泪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流了下来。

  永强伸手把月仙搂在了怀里,用手摸着她的头发安抚着。

  车子继续晃荡着向前开着,月仙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和男孩贴着,永强身上的汗味和浓厚的男人气息一阵阵地钻进她的鼻子,这味道非常的奇怪,一点不使爱干净的她反感,反而想用力地多吸几口。她感觉自己的心很慌,心跳好像比平时快多了。

  永强此刻感觉幸福得很,月仙头上好闻的发香和带着汗味的少女体味一阵阵地传来,最舒服的是车子每晃一下就能感觉月仙胸前的小兔子撞向自己胸膛,撞了七八下后永强的小弟弟已经铁硬铁硬的了。

  月仙也感觉到了永强身体的变化,大腿和永强那粗大的东西之间只隔着一层素裙,时不时那东西还会撞到裙子里面的小裤衩。她脸红着推了一下永强,却反而被他搂得更紧了。试了几次之后,月仙干脆放弃了抵抗,一来这车实在是挤得想让也让不开,二来那讨厌的男人就在自己的身后,三来她心里本就一直喜欢永强。她任由永强的硬东西顶着自己,闭着眼打起了瞌睡……在那活受罪的车上颠簸了一个时后终于到了村口,这时天已黑了大半,从村口走到家还要走半个小时。永强想去拉月仙的手,月手却挣脱了,她看着永强说道:「以后你再那样我就不理你了!」

  永强装作无辜地说:「哪样啊?我怎么了?」

  月仙说不出口,只好努着嘴说嘴:「你自己知道,哼!」

【完】